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

风吹草低

摘要:打小就跟着大人哼哼:“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想象一片阔大的草原在眼前豁然打开,如一幅穿越时空的泼墨画徐徐展露,碧绿的草原,肥嫩的牛羊,接地的高天,吹拂的大风,成为画的主体,而孤独的望眼,隐忍的高山,脉脉的水流,乃至无处不在的离人,无疑就是这画的背景和余韵。

打小就跟着大人哼哼:“敕勒川,阴山下,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。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。”想象一片阔大的草原在眼前豁然打开,如一幅穿越时空的泼墨画徐徐展露,碧绿的草原,肥嫩的牛羊,接地的高天,吹拂的大风,成为画的主体,而孤独的望眼,隐忍的高山,脉脉的水流,乃至无处不在的离人,无疑就是这画的背景和余韵。全诗寥寥二十余字,就展现出我国古代牧民生活的壮丽图景。难怪黄庭坚会说:“仓卒之间,语奇如此,盖率意道事实耳。”(《山谷题跋》卷七)。因为对草原牧民生活非常熟悉,所以能一语中的,虽明白如话,却有极强的艺术概括力。可惜如此好诗却无具名作者,实乃泱泱诗国之大遗憾也。

作为一名诗人,透过历史的重重烟云,当这首诗无数次闪现在心中时,我念念不忘的就是那“风吹草低”。风吹草低,一种自然,在壮阔的蒙古大草原,这种景象很常见,也很常识。“风吹”自然“草动”,我所感兴趣的不是这自然的律动,而是“草动”之情状——一个“低”字,见出风之使动,也见出草之盛情柔媚如绵密之气息。至于“牛羊”,不过一份寄托一种具象化而已。甚而,我无数次想象自己置身茫茫大草原,不喜牛羊摆尾,只在寂寂凌晨,待“风吹草低”,万物懵懂,唯见一轮红日自草低之处跃升,喷薄之态点燃一腔激情,胸怀一点点被清空,不再有一丝丝尘翳,而魂灵自然随之飞升,在浩渺周天,完成一次浩大、隐秘的洗礼。“风吹草低”之间所蕴蓄的禅意,才是诗歌真正的味道。那儿女情长,那舔犊情深,那轻轻一瞥,那淡淡一笑……尽在苍茫,而又超越苍茫。

而最让人难以释怀的,定然是那同样广大和持久的“空”。通过牛羊,我们可以尽情享受风吹草低所带来的现实美感与真实快乐;透过红日,我们也能收获壮景背后的经典图腾以及自以为是的崇高抑或卑微;唯独那“空”,虽出自“风吹草低”,却不是任何自然所能掌控。所以,只有当我们放下对自身的无限不满,放下对他人他物的不断苛求,听凭“风吹草低”并且坦然接受“风吹草低”所带来的一切,我们才能够被这个世界所拥有,同时拥有这个世界。

风吹草低,自然而然。

 

刘清泉

责任编辑:fankm
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| RSS订阅 | 手机浏览
  •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
  • 电话:
  • 邮编:400050
  • 邮箱:web@cqjlp.com.cn
  • Copyright ©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:九龙报社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
  • 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