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

九龙坡区歌谣漫谈

摘要:妇女在旧社会受到双重压迫,从民间歌谣中表现出来的,常常是血和泪的控诉。

妇女在旧社会受到双重压迫,从民间歌谣中表现出来的,常常是血和泪的控诉。

处境最艰难的要数童养媳,又称小抱媳妇。因为贫穷,小小年纪被“许”了人家,开始了苦难的童年。《小抱媳妇长不大》就接触到这个问题:

不是打,就是骂,小抱媳妇长不大。一钻子,咬紧牙,二钻子,泪花花。三钻子,血淋淋,哎哟连天痛死人。鲜血淋淋,简直是摧残!听我慢慢诉苦情,对门有个遭孽人。一岁二岁跟娘走,五岁六岁放别门。放个公公又“贤德”,放个婆婆“贤惠人”……公公、婆婆的“贤德”“贤惠”都加了引号,清楚地表明了这个五、六岁的小姑娘从此跌进了火坑:

三茶三饭要我做,三背猪草割回门。背一背篼不能少,回头要拿大秤称。若是哪天割少了,又吵又闹要捶人。有空想来多埋怨,老爹老娘不叫人。有心养来无心放,何不当初水一盆!非人的待遇,只有怨爹娘。但哪个爹娘又忍心将自己的骨肉往火坑里推啊?

不是童养媳,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搜集民间文学时,不少七、八十岁的老年人往往含泪唱起《妇女真可怜》:

过去社会闹封建,妇女受罪真可怜。一家大小瞧不起,咬紧牙关把脚缠。那个年代以“三寸金莲”为美,一双大脚,处处遭白眼,“吃了多少筵席酒,憋了多少板凳脚”是当年一句流行语。妇女走人户,必须想方设法把“大脚板”给藏起来。有的人难受白眼,接近成年也忍痛缠脚。

辛华

责任编辑:fankm
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| RSS订阅 | 手机浏览
  •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
  • 电话:
  • 邮编:400050
  • 邮箱:web@cqjlp.com.cn
  • Copyright ©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:九龙报社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
  • 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