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

诗书文章寿更长(六十七)

摘要:万历《重庆府志》卷八十三载刘起宗《大受文会序录》。光看题目,不明所以,只好还是先当文抄公

万历《重庆府志》卷八十三载刘起宗《大受文会序录》。光看题目,不明所以,只好还是先当文抄公:

吾友义斋魏子一川,魏子云洲,张子暨,吾弟濯之,讲业对山草堂,吾二子箕、赏与焉。惧其久而或渝也,相与为约,疏而录之,以志断金,题曰《大受文会录》。问序于予,予受而卒业焉。大抵业举之事,课文之期,略备自白鹿学约。予乃肃然正襟曰:兹其大受之基也与哉!以是切偲,将大人是继,而何有于业举?大学约者,文公朱子祖述学庸,宪章语孟而为之者也。《大学》“明明德”,以天下国家为一体;《中庸》“尽性合天地人物而位育之”,是可谓大受也已。然孟子称大人,惟曰“不失其赤子之心”,是又可以深思矣。夫营九层之台者,其基必广;鲲鹏扶摇九万,其翅如云。何者,其力厚,其行远也。诸君勖哉!百川学海而至于海,不已也。充赤子之心,践白鹿之约,广其基,厚其力,不已其功,他日大受,讵有涯耶?乃若矜一日之长,幸一第之荣,嚣嚣然以自大,吾不为诸君愿也。昔司马文正登第之日,闻喜宴不簪花。或曰“君恩也”,乃簪花一枝。王沂公三试皆第一,或曰“状元,三场吃着者不尽”,公正色曰:“曾平生志不在温饱。”先正一峰罗公,应制则称尧舜,论相则首纲常。此其识量岂浅者哉?或以勋业系天下安危,或以道德风节系昭代文明之盛,虽与天壤俱敝,日月争光可也。予于诸君有友朋之谊,有父兄之责,故不循俗以相诩,而务正言以相忠告也。夫千里之渊,投之以石,澄然自若;寻丈之溪,拳石当流,斯硁硁尔。诸君其为渊与?径寸之玉,琢而为瑱,非不烨然充耳,然而其聪塞矣。尚无以予言为瑱哉!畴昔之夕,予梦会所中杏花盛开,结为殿阁,烂然如锦,少焉,有孚盈缶,盐梅实焉,予甘而赏焉,尚津津在口,其诸君大受之祥乎?吉事有祥有开,必先鬼神其相之矣。敬书以俟。

“大受”,承担重任、委以重任之谓也。本文指举子之业。对山草堂,以明孝宗弘治十五年(1502)状元陕西武功康海(1475~1540)的最为有名。康海字德涵,号对山、沜东渔父,有《对山集》。《对山集》卷二“五古”有《对山草堂宴张太微胡蒙溪徐洞仙诸君子作》诗。康海同乡户县王九思(字敬夫,号渼陂。1468~1551)《渼陂集》卷二有《对山草堂宴集》,有《沜东眺望》,说的就是这个“对山草堂”。明代号“对山”的还有闽县林燫(1524~1580)、余姚邵杰、徐珮、江西万载龙士通等。考起江1570年举人、世赏1561年举人,加之对山邵杰为余姚人,则本文写作时间当在起宗任浙江宁波海道副使期间,因为余姚正好在宁波左近。“吾弟濯之”,“濯之”当是刘起江的字。起江为彭年次子,明穆宗隆庆四年庚午(1570)举人第二名(亚元)。“吾二子箕、赏”,即刘世箕、刘世赏。一般记载刘起宗三子世赏、世科、世选,从这里知道还有世箕;一般知道世赏为起宗长子,而这里把“世箕”排前边,可能还年长于世赏而未见记载,估计是庶出的原因。“义斋魏子一川,魏子云洲,张子暨”,魏一川、魏云洲、张暨三人,未查到相关信息。清康熙己丑(四十八年,1709)序朱谨《中庸本旨》(《四库全书》卷三十七 经部三十七)的长洲魏一川,跟此处者无关。

责任编辑:王恭之
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| RSS订阅 | 手机浏览
  •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
  • 电话:
  • 邮编:400050
  • 邮箱:web@cqjlp.com.cn
  • Copyright ©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:九龙报社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
  • 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