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

贾平凹的宽与厚

摘要:《脚客》是上海三联刚刚编辑出版的一本贾平凹的散文集,这是平凹先生最新的一本个人散文集,但其中所选的文章大多是许多年前的旧作,而所选的那些散文既代表了作者的水平,也明显地表达了选编者的价值取向和美学倾向。

脚客 平封

我们手拉手,你是我的同路人,我是你的好风光。  

 

《脚客》是上海三联刚刚编辑出版的一本贾平凹的散文集,这是平凹先生最新的一本个人散文集,但其中所选的文章大多是许多年前的旧作,而所选的那些散文既代表了作者的水平,也明显地表达了选编者的价值取向和美学倾向。

我很早就喜欢读贾的散文,但记不得最早是什么时候了,现在家中书架上能找到的最早版本是由上海文艺出版社于1982年2月出版的《爱的足迹》,那一年贾平凹正好三十岁。可以肯定的是,我第一次读到了贾平凹的文章就认定这是一位优秀的作家,从此买下许多他的书来读。当年的秦川“文坛三剑客”已经走了两个,所以我就更加珍惜这位如今唯一还在文坛行走的剑侠了。

首先我要说贾平凹作为一个作家的宽与深。宽就是宽厚,心地宽厚、纯朴仁厚,深就是深沉,深入民间、沉浸民风,有一颗与山民乡里喜怒哀乐相知相融的心(他有一部自传性的著作,书名就叫《我是农民》)。《脚客》开篇《秦腔》,从地域历史直入民风民俗,讲八百里秦川声嘶力竭大喊大叫的秦腔几百年来没有被淘汰,成为“历史最悠久者,文武最正经者”的缘由,却让你读得酣畅淋漓、回肠荡气,绝不是任何一个江南作家能够胜任的。这使我想起了在微信上看到的一段有刘欢在场的秦腔演唱会视频,一大群上了年纪的老汉组成的敲打乐队和一个貌美如花的主唱姑娘,那声嘶力竭的粗犷吼叫,那狂野敲击的孟浪激烈,那动作的夸张,那场面,那情那景,激动人心啊!我看到台下刘欢激动地手舞足蹈,一摸自己的脸上也早已热泪横流。

书中所选文章,许多都是非秦川作家所能为者,无论是写商州古寺、米脂姑娘、延安街市、黄陵柏、黄土高原、通渭人家等,还是写到南方的丽江古城、佤族少女、在桂林,直至写到游太湖,无不充满了秦川作家的奇异感觉和旷达想象的手笔。在所有的文章中,我看不到一句高大上的口号或宏大叙事句,却处处映现出作者深入骨髓的黄土高原的泥土和草皮气息,还有生活在那方水土的男男女女的原生态气息,让我感受到一个深扎秦川高原山川土地血脉,根植于民间生活审美价值,深受传统文化浸透和深爱着自己的故土乡民,并与之同歌共哭的高尚灵魂。这大概就是一个伟大作家与平庸写作者的根本区别,以及流行与经典的根本区别。

我曾在20世纪90年代与贾平凹有过两次以上的面晤交谈,写过两篇采访和对话文字,也曾得到过两种他签名赠我的书,并得到过他通过一位文学评论家转赠我的珍贵墨宝。我也曾有两次到西安的旅游机会,但因为他正如日中天,估计日理万机,就没有去打扰他。不过在我的心里,他一直是不多的几位我所敬重的作家之一。在我家中的书柜中,珍藏的他的书大约有十几种吧。

责任编辑:王恭之
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| RSS订阅 | 手机浏览
  •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
  • 电话:
  • 邮编:400050
  • 邮箱:web@cqjlp.com.cn
  • Copyright ©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:九龙报社
  • 微博
  • 微信
  • APP